外媒称中国高铁和风电投资或审慎“减资减速”

发表日期:2011-07-10   评分: 0.00(0 票) - 对此新闻评分 - (381 次阅读)

昨日有外媒报道称,中国或将严格控制对七个新兴战略产业的大规模投资计划,包括高速铁路和风电产业,减少受腐败及产能过剩问题困扰的行业的尖端项目。

此前,“战略性新兴产业”是股市中的热门标签,与此相关的股票在某一规划传出达成某一节点后都会迎来一波普涨,仿佛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中国原先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向这七个产业投资最多1.5万亿美元,使其成为经济增长的新支柱,以替代原有粗放的经济增长模式。

路透社中国首席记者林洸耀昨日的报道称,两名接近政府高层并且知晓该计划的知情人士向其表示,中国未来可能缩减对这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规模,原因正是担忧出现类似高铁项目中的腐败以及风电发展中出现的产能过剩问题。而这两个领域在未来都面临投资上的削减。

早报记者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相关人士就上述风电未来投资削减的消息求证,对方表示对此事并不清楚,也未听说。

七大战略新兴产业涵盖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车。

“政府正在重新考虑七大战略新兴产业的规划。”上述路透社的报道援引的一位消息人士的话称,由于无权对媒体表态,其要求路透对其匿名。该人士还称“缩减(的规模)仍在研究之中”。

目前七大战略新兴产业的产出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中国政府希望到2015年时,该比例能提高至8%,到2020年时提高至15%。 “高铁困局”

上述两名知情消息人士称,缩减高铁投资,或与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有直接关系。

而高铁建设中暴露出来的一些问题,则不得不令人警惕。今年3月23日,审计署公布的《京沪高速铁路建设项目2010年跟踪审计结果》,揭示了高铁建设中存在招投标违规、资金和财务管理不严、部分工程监理不到位等7大问题。其中违规招投标合同金额近50亿元;客站装修装饰和幕墙工程施工排斥潜在投标人,涉及金额4.9亿元;虚假发票365张,涉及金额5312.95万元。

之后的3月25日,国务院召开第四次廉政工作会议,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会上发表讲话时强调,要着力解决招投标方面的突出问题。当前公共工程建设、土地使用权出让、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政府采购等领域,是以权谋私、腐败问题易发多发的重灾区。许多违法违纪问题集中表现在招投标环节。不少招投标流于形式,表面上按程序公开进行,实际上“暗箱操作”,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违规插手干预招投标,一些掌握资金和项目审批权的部门或领导干部直接或变相推荐施工企业或供货商,背后往往都存在权钱交易等腐败问题。

路透的数据显示,在刘志军的任期内,中国的高速铁路网络发展迅速,一举超越日本的高铁规模,达到了8400公里,位居全球第一。刘志军原本计划到2015年将高铁网络的总里程数提升到50000公里。

但同时值得关注的是,在中国已成为世界上运营里程最长、运营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的高铁国家的光环的背后,有些问题还是不容回避。高铁是资金高度密集型项目,长期以来面临的问题是,一方面工程规模在急剧膨胀;另一方面却是从战略制定到项目规划,决策权仅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缺乏有效监管制衡。

今年2月,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后,虽然至今未有该事件最新进展报道,但外界料刘志军与上述高铁建设中暴露出来的问题不无关联。

与此同时,高铁建设另一个不得不面对的是庞大的资金问题。

按照原来刘志军的计划,2011年中国的高铁投入将高达7000亿元人民币。铁道部目前计划从今年起到2015年投资高达2.8万亿元用于铁路投资。不过,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该项投资的大幅飙升将会令铁道部陷于无法维持的债务包袱之中。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直通过基础设施建设支出来创造就业和促进经济活动,最近又以财政资金来遏制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尽管中国相对平安地度过了这次危机,但近几日又开始担心地方政府的巨额债务,并竭力控制通胀。一些外国经济学家认为中国经济有硬着陆的可能。

此前曾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基础设施投资已经开始面临着效益逐步下降的风险。新修建的高铁线路由于经济性问题可能面临上座不足的风险。英国《金融时报》在7月5日的报道中也呼吁,中国应该更加明智地花钱。

虽然铁道部否认任何未来取消部分高铁线路的计划,但是现任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已悄然将2011年的铁道基础建设投资额调低到了6000亿元人民币。

政府并不倾向于将高铁搁置起来。“按中央的意见,今后高速铁路还要继续建设,投资均匀发展,建设速度稍微降一些,研究更充分一些,”中国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向路透社表示。

风电可能产能过剩

路透社报道称,同时将被削减的还包括风电计划。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邵秉仁此前曾表示,风电行业已面临产能过剩。

早报记者向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一位与此相关的副主任求证此事时,对方表示对于未来风电可能被削减“不了解,不清楚,也不知道这方面的信息”。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的一位研究员称,“不觉得未来对风电支持力度会下降。”

其对投资削减这一提法表示困惑,因为“国家对风电是通过上网电价来支持的。这样是从下游来带动的,通过下游的需求带动对上游的设备需求,这样来发展的。我觉得未来不会有太大的什么变化。科技研发方面可能会有一些调整,但是不会有多大的变化。”

上述人士称,国家对风电的支持方式与对高铁的支持方式是不一样的,“高铁的投资是从最上游的基建开始的。”

根据此前国家能源局的计划,中国将在西部建造七座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路透社报道称批评人士认为,上述计划可能考虑不周——需要大量投资于电网,因为风电和太阳能电厂主要在西部和内陆地区,但中国的用电负荷却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

对于中国风能资源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北和华北地区,与负荷中心呈逆向分布,需要走大规模开发、远距离输送的发展道路。国家电网副总经理舒印彪在昨日表示,国家电网将加快特高压电网建设,扩大风电消纳范围。国务院研究室工交贸易司司长唐元则建议各地可推出风电分布式开发的试点,实现部分风电的就地开发和消纳,从而形成分散式开发与原有大规模基地开发“两条腿”走路的格局。

除了以上的担忧外,质量问题也备受关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此前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曾称,“到2015年9000万千瓦,实现两倍的增长,风电的发展前景是好的,我想讲的是风电的发展需要关注风机的可靠性,因为我们的风电可利用的时间很短,有些产业发展当中问题还没有暴露,也可能在这一两年的时间内集中爆发,也就是风机的可靠性。”

“今年上半年频发的风电大规模脱网事故,是近年来我国风电持续高速发展中积累问题的集中爆发。”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舒印彪也如是称。

舒印彪认为,事故暴露出中国风电发展中存在亟待解决的五大问题:风电并网技术标准缺失和立法滞后;风电机组性能有待进一步提高,尤其是大多数机组不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风电场建设运行管理有待完善;风电调度运行管理亟待加强,尤其是在风电场功率预测方面与国外有较大差距;风电开发缺乏地方与中央政府的统一规划。

对于上述风电问题,国家能源局新能源与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在7日的一个风电论坛上表示,中国不会放慢风电发展速度,相关部门和企业正在致力于制订标准、统一规划、提升技术、强化检测并加强运营管理,以促进风电健康发展。未来十年中国风电仍将迅猛发展,规划到2020年风电装机规模将达2亿千瓦。

上一篇:第三届中国钢铁企业发展战略研讨会14日将在京召开 下一篇:矿业投资持续大热或成“烫手山芋”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於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发表评论
评论规则*
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评论
标题*
姓名*
信箱*
网站*
内容*
确认码*

如果看不清楚请点击图片重新整理


输入图片上的字母
不区分大小写
您最多可以尝试:10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