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业频现“裸泳者” 沪钢贸商遭遇联保信贷危局

发表日期:2012-08-06   评分: 0.00(0 票) - 对此新闻评分 - (339 次阅读)

多家钢贸企业因无法偿还贷款被银行告上公堂,业内人士表示,钢贸行业被银行列为贷款高风险行业,钢市整体不景气是引发其被银行追债的最大根源

退潮后,才知道谁在裸泳。日前,一则消息再次震惊了一直波澜不断的钢贸业:20家左右的钢贸企业被上海民生、光大等银行集中告上法庭,理由是贷款到期无法偿还。

而在今年6月,上海钢贸圈最大商会周宁商会公开发布了一份《告全体会员书》,称市场萎缩、行业低迷加上银行纷纷收缩信贷规模,使得钢贸企业正遭遇前所未有的资金链困局。这份公开信发出后,上海周宁商会方面曾表示经与银监局、各银行沟通后,银行抽贷压力已经有所缓解。

但此次银行集体起诉事件无疑证明银行与钢贸商之间的博弈仍在持续。昨日,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普遍表示,部分钢贸商此前将贷款挪投于楼市、股市等领域进一步加大了这种资金链风险。行业形势好的时候不会出现问题,但当政策调整和经济形势发生变化的时候就会出现问题,银行信贷一收紧,大批“裸泳者”就曝光了。

受累联保贷款

钢贸企业被打包起诉

来自“上海法院网”的公开消息显示,在8月份即将开庭的一系列案件中,包括杭州银行上海分行诉上海天展钢铁有限公司,上海银元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民生银行(600016)上海分行诉上海惠锦钢材(集团)有限公司,光大银行(601818)上海金山支行诉上海翘首钢铁贸易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弘诚钢材市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等。被起诉的企业足有20多家,理由皆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为何大批钢贸企业被银行“打包”起诉?这就不得不提到钢贸行业风行多年的联保贷款模式。所谓联保,就是几家钢贸企业联手起来,相互为贷款提供担保,不论哪一家出现还款艰难,其他几家都要代为还款。

而提到联保,又必须提到整个钢贸行业大名鼎鼎的福建周宁帮。“我们这个行业百分之七八十的都是福建周宁县的人,这个县20多万人,有10万人在外面做钢贸生意。” 福建周宁人、天津盛唐国际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杨先生颇为自豪地告诉本报记者。集中了70%钢材交易量的上海钢贸业更是周宁人的天下,占据了上海钢贸商的80%。

而老乡带老乡,互相联保、拆借资金正是周宁钢贸商的融资秘方,这也成为他们在整个商贸行业势力不断壮大的关键原因之一。

据悉,钢贸行业从2000年开始采用联保互保的融资模式。在2009年的刺激政策后,这一融资模式达到顶峰。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钢材贸易贷款1.89万亿,同期全国贷款总额54万亿元。钢材贸易贷款在整个银行贷款中的比例高达3.5%。其中,上海钢贸行业向银行融资达1600亿元。

但另一方面,联保的钢贸商之间却又极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家钢贸商资金链出现问题,就会将另外几家也拖下水。

今年年初,江苏无锡一洲钢材贸易市场老板李国清因还不上贷款而跑路,其贷款中的联保部分最后由上海周宁商会中和李国清有联保关系的企业凑钱还给了银行。

但这一事件带来的影响却仍在持续发酵。在上海周宁商会在《告全体会员书》中称:李国清‘被逃跑’促使部分银行加快收缩对钢贸企业的信贷规模,民间资金纷纷从钢贸企业抽身,钢贸企业资金流动性出现前所未有的困难局面,多年铸造的联保体系受到严峻的冲击。

此次银行集中发难,正是这种联保贷款风险的又一次集中爆发。“现在钢铁行业整体景气度下滑、钢贸企业整体陷于亏损和周转失灵的状态,联保成了大家都不还钱。于是银行就将一堆企业都告上法庭。”有银行内部人士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道。

部分贷款不务主业

行业寒冬下现“裸泳者”

来自中钢协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累计实现利润仅为23.85亿元,同比大幅减少545.49亿元,减幅95.81%;亏损企业亏损额142.48亿元,亏损面达到33.75%。如果扣除投资收益,钢铁主业实际处于亏损状态。

而在钢贸行业中也有这么一个段子:钢厂吃肉,钢贸商啃骨头;钢厂啃骨头,钢贸商喝汤;钢厂喝汤,钢贸商喝西北风;钢厂喝西北风,钢贸商吐血。

因此,当眼下钢厂大面积亏损,钢贸商们也正“吐血”中。有业内人士称,现在整个钢贸行业,估计有6成左右的钢贸企业,处于亏损状态,2成左右勉强可以保本,不到2成的钢贸企业还能赚点钱,但盈利情况也很一般。

“银企合作,并且钢贸企业很多都是民营机制,肯定存在一定风险,但是引起追债的最大根源还是:钢市惨败!” 昨日,兰格钢铁信息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钢市的不景气,银行也加强了对钢贸企业贷款风险的监控力度,随即把钢贸行业列为高风险行业”。

然而,更雪上加霜的是,“部分钢贸商拿着贷款去搞副业,炒房、炒股、炒期货,甚至放高利贷,使整个市场融资风险加大,更有甚者导致了资金链断裂。”张琳道。

分析师亦持类似看法:“整个钢贸行业现在日子确实非常难过。一方面是经营亏损,另一方面是资金非常紧张。尤其是有些钢贸商,前几年有一部分钢材的融资投向了其他方面,像房地产、借贷什么的,导致这些资金收不回来,资金链出现断裂。而钢贸商之间这种互保的方式,可能使得这种风险进一步分散开来。”

分析师指出,现在对不少银行来说,确实很难搞清有多少钢贸商贷款是为了经营主业,贷款流向有问题。无奈只能 “一刀切”,很多做主业的钢贸商也被停贷或者收回,使得这些钢贸企业陷入困境。

据周宁上海钢贸行业初步统计了解,从今年年初到目前融资规模收缩了23%以上,钢贸行业出现了严重的流动性不足问题。

“实际上很多个体出现的问题,在商会圈子里已经解决了,而少量的解决不了的问题会暴露出来。这也反映出整个经济恶化、信贷收紧,使得以前存在的一些不规范经营暴露出来了。”另有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此表示。

而在前述天津盛唐国际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公司总经理杨先生看来,这已然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上海还是有很多真正做钢材的人。结果钢价掉下来,银行一看行情不好就要收贷,那钢贸商只能把货抛掉,这使得价格就会继续往下掉。目前的行情和上海的收贷有关系,加速了价格的下跌。”

业内呼吁银行“有保有压”

适度保障钢贸业资金需求

据媒体最新报道,有民生银行人士表示,民生银行只是起诉了部分企业,目前还在与钢贸企业密切沟通,协商具体解决办法。“我们的确关注钢贸企业的贷款安全,但我们也希望通过沟通,帮助这些企业渡过难关,具体的解决方案还在协商中”。该消息人士透露。

“我们希望银行还是能对好的企业续贷,至于不好的企业该死掉还是会死掉。”杨先生亦认为现在银行“一刀切”的做法不合情理。

而在7月10日的“钢铁物流产业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第十届副委员长、国际金融论坛主席、民建中央前主席成思危亦曾表示,钢贸行业对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近期应采取应急措施,协助钢贸行业渡过难关,其中就包括银行要适度保障钢贸行业的资金需求。

“钢贸行业既要给上游钢厂打预付款,又要为下游终端垫资,所需资金流量非常大,一旦运营资本(流动资金)出现了问题,钢贸行业马上会面临资金紧张的窘境。在这种情况下,银行如果对所有的钢贸企业都一律收紧信贷,那必然会造成严重问题,所以银行应该随着钢贸行业结构的调整,有保有压,扶持那些好的钢贸企业,帮其渡过短期的资金短缺难关。”成思危指出。

虽然眼下双方纠纷不断,徐向春依然非常看好银行与钢贸企业未来合作前景。“如果这个行业存在的问题该暴露的都暴露了,该解决的解决了,银行对一些钢贸商的融资贷款还是非常感兴趣的。毕竟,钢贸商要是老老实实做主业的话,融资量非常大,变现能力也很强,因价格下跌导致贷款回不来的风险非常小,除非是恶意骗贷或者卷款。因此钢贸商长久以来是银行的一个优质客户资源。”他对记者指出。

分析师还认为,一旦整个行业稳定下来,银行肯定会继续向钢贸行业倾斜贷款。“经过这次教训,大家都会规范化,银行规范化,企业也会规范化,风险就很小了。”(证券日报)

上一篇:承钢召开中钢协钒业分会第二届理事扩大会暨钒技术应用研讨会 下一篇:8月钢市不会再现恐慌下跌行情
 
网友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立场,对於发言内容,由发表者自负责任。
发表评论
评论规则*
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评论
标题*
姓名*
信箱*
网站*
内容*
确认码*

如果看不清楚请点击图片重新整理


输入图片上的字母
不区分大小写
您最多可以尝试:10 次